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维权 > 本网特稿

我家房子怎成了邻居宅基地

2017-08-10 |来源: 赣商杂志 |
本刊(网)记者:谢奀国  实习记者:沈雅琪
危旧空心房拆除改造本是政府为造福社会、保障百姓生命安全的一项重要举措,然而各地总发生非法、违规拆除危旧空心房的事件。“以拆危代拆迁”的乱象屡屡发生,赣州市拆危导致的“空心房血案”令人深思反省。近日记者接到举报,广丰区大南镇塘狮村村委会为了建设秀美乡村在没有签订协议的情况下强行将村民余登丰的房子拆除,并将宅基地分给他人建房。
余登丰:村委会擅自拆除我家房子还把宅基地分给邻居建房
为了了解详细情况,记者在2017年8月4日早上驱车赶到了广丰区大南镇塘狮村崩山底。走进村里看见十几个人正在打地基,沙石在旁边堆了一地,记者上前询问得知是村民余登水正在建房。记者找到投诉人余登丰,余登丰指着正在建的宅基地告诉记者:“这是我家被拆老房子的宅基地,是1994年建的,同年6月29日在广丰县房屋产权管理处登记了51平方米的房产证,剩下的51平方是没有办证。由于我长期在上饶打工,不怎么回老家住,只有轮到我赡养母亲时才会回家。2017年7月初我回到家,却发现我家的老房子被拆,立马着急的去找了本应住在房子里的90岁的老母亲,最后在邻居家找到了满头白发的妈妈。将母亲带回家前问了邻居我的老屋为什么被拆,邻居告诉我,是村委会在六月底带人将老屋拆除,当天还带了两个村干部把老人家架出房屋,东西也没有收拾,直接被埋了。听完我气愤的去找村委会询问原因,得到的解释是我家的房子是危旧空心房,为了建设秀美山村房子必须拆除,更过分的是村委会还把老屋的宅基地分给邻居余登水建房。我家老屋被拆,没有签订任何的协议,也没有任何的补偿。为此我去跟村委会讨要说法,他们却说新农村建设要实施一户一宅制,也不给我其他解释,找了两次后直接不肯见我们了。”
余登水:这是村委会分给我建房的宅基地
被村委会分到宅基地的村民余登水恰巧也在现场,他满脸愁容的告诉记者,“我也是没有办法,因为村委会把我住的房子也拆了,宅基地同样分给了别人,所以在拆房前向村委会提出了“拆了我的房子就要有地方给我做房子”的要求,然后村委会就让我直接在余登丰的宅基地建房,我哪里知道余登丰回家以后是不准我建,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一家三口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记者问道:“你跟村委会有没有签订相关协议?”余登水回答:“没有协议,房子都是直接拆的,然后告诉我在哪里建房的。”记者接着问到:“村委会在拆房前有没有说给你补偿?”余登水满脸忧伤的告诉记者:“拆房没有补偿的,只是告诉我房子建到一米多高才给一万块的补贴。”为了核实此事,记者当即决定前往塘狮村村委会。
塘狮村村委会:拆房没有和村民签订任何拆迁协议
到达塘狮村村委会后,村支书范文远和村主任顾汉华接待了我们,记者就余登丰宅基地被余登水拿来建房子一事向村委会提出了解具体情况,村主任顾汉华告诉记者:“因为塘狮村是省级贫困村,村里为了响应秀美乡村建设的号召,所以进行了危旧空心房拆除改造。包括崩山底在内的十九个自然村全部要进行改造,村里所有的危旧空心房都是要进行拆除的,而且我们是通过跟村民小组和理事会开村民会议,来商量对道路和房屋的改造方案。农村现在是实行一户一宅制,余登丰家里已经有一栋房子了,而余登水家里很穷,房子被拆了,宅基地又有其他用处,所以村里就安排他在余登丰原来的宅基地上建房了。”因为崩山底是为建设秀美乡村才拆的房,所以记者向村委会提出要看关于秀美乡村建设的规划图,村主任告诉记者:“村里是不做规划图的,规划图一般都是镇里或者区里才会做。”于是记者又问到:“那你们拆除余登丰家的房子的时候有没有通知到他们家里,有没有签订拆房协议的?”顾汉华的回答:“这件事是村支书范文远去做的工作,我不太清楚。”在场的范文远随后回应记者:“我们是经过村民会议协商,然后让村民小组的组长去通知余登丰,告知他们把家里的东西搬走后才进行危房拆除,所以具体情况还是要问村小组长。”于是范文远拿起了电话联系村小组长张元金,挂断电话后告诉记者:“只给余登丰的弟弟打电话通知余登丰回家搬家中东西,余登丰搬了些东西,还说废旧物品不要了。”同时村支书也表示没有跟余登丰签订拆除协议,但是在村干部,理事会,镇干部以及村民小组都在在场的的情况下丈量了房屋面积。
在记者对崩山底拆除房屋的合法性提出质疑时,村委会找来了危旧空心房拆除公告、拆除通知书、危旧房拆除协议三份空白文件给记者看。在第一份文件危旧房拆除公告里写的是为了全面加快贫困村脱贫进程,无人居住危房拆除率必须达到100%,因为还有少数农户不配合拆除工作,根据上级要求,拟决定在2017年6月27日对现存危旧空心房进行一次集中拆除;第二份文件是拆除通知书,在拆除通知书上写的是根据广丰区区委“拆三房治四乱”整治活动要求对村庄整治拆除危旧房、空心房、违章房;而第三份文件是危旧房拆除协议,在拆除协议上写的是根据“秀美乡村”建设和塘狮村2017年贫困村的工作要求拆除危旧空心房,但是在协议特别说明,拆除后宅基地的使用权归乙方(村民)所有。这一系列的文件用着不同的名义拆房,于是记者询问:“塘狮村已经拆除了多少户?有没有重建的?”村主任告诉记者:“拆除了二十户,共有1902.92平方米,重建的共有五户,重建房子的村民我们都发了一万多的补贴。”“拆除通知书和危房拆除协议有没有给过村民签字?”“没有,因为村民工作好做,所以没有发拆除通知书,也没有签过拆迁协议。”“那么余登丰跟余登水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村主任回答:“余登丰他们是因为建房出问题,才会起纠纷,我们拆房工作做的很好,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是他们双方没有沟通好。我们会尽量缓和双方,让他们再协商一下的。”在村委会得不到具体答案,记者决定前往广丰区相关部门了解文件的出处及详细情况。
 
 
 
广丰区相关部门:我们还没有将今年的文件下达
带着种种疑惑,记者来到广丰区建设局,建设局副局长告诉记者,这些文件跟建设局没有关系,不是今年建设局所下达的文件,2017年关于危房拆除的文件还没有下达到各个乡镇,今年的危房改造工程也还没有开始做。随后记者赶到了广丰区发改委询问文件出处,发改委的副主任也表示今年没有下达过这些文件到乡镇,让记者去大南镇镇政府问问。
广丰区大南镇政府:没有回应记者
走出发改委后,记者连续拨打了大南镇汪志真书记电话三次,均无人接听,于是记者发出一条信息,内容是:贵乡塘狮村委未经村民同意、未签订协议书情况下、擅自把村民余登丰房屋拆除106.32平方、并把宅基地分给余登水建房、请贵镇正面回应记者、并出示相关法律法规!截止记者发稿前,广丰区大南镇汪书记都没有给记者答复,本刊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记者手记:
广丰区塘狮村委会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我国的宪法第十三条:公民合法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塘狮村村委会将余登丰房子拆除后还将余登丰的宅基地分给别人属于非法批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八条“无权批准征用、使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超越批准权限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不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批准用地的,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批准占用、征用土地的,其批准文件无效,对非法批准征用、使用土地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批准、使用的土地应当收回,有关当事人拒不归还的,以非法占用土地论处。非法批准征用、使用土地,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广丰区大南镇塘狮村村委会不签订协议就强行拆除村民余登丰的房子这种直接绕过司法程序的违法行为是谁纵容的?在余登丰有房产证的情况下还把他的房子拆除,将宅基地分给邻居余登水建房,这又是谁赋予村委会的权利?塘狮村村委会出示的一系列文件又是出自哪里?
广丰县大南镇塘狮村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我国的宪法第十三条:公民合法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塘狮村村委会将余登丰房子拆除后还将余登丰的宅基地分给别人属于非法批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八条“无权批准征用、使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超越批准权限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不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批准用地的,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批准占用、征用土地的,其批准文件无效,对非法批准征用、使用土地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批准、使用的土地应当收回,有关当事人拒不归还的,以非法占用土地论处。非法批准征用、使用土地,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广丰区大南镇塘狮村村委会不签订协议就强行拆除村民余登丰的房子这种直接绕过司法程序的违法行为是谁纵容的?在余登丰有房产证的情况下还把他的房子拆除,将宅基地分给邻居余登水建房,这又是谁赋予村委会的权利?塘狮村村委会出示的一系列文件又是出自哪里?本刊(网)记者:谢奀国  实习记者:沈雅琪
危旧空心房拆除改造本是政府为造福社会、保障百姓生命安全的一项重要举措,然而各地总发生非法、违规拆除危旧空心房的事件。“以拆危代拆迁”的乱象屡屡发生,赣州市拆危导致的“空心房血案”令人深思反省。近日记者接到举报,广丰区大南镇塘狮村村委会为了建设秀美乡村在没有签订协议的情况下强行将村民余登丰的房子拆除,并将宅基地分给他人建房。
余登丰:村委会擅自拆除我家房子还把宅基地分给邻居建房
为了了解详细情况,记者在2017年8月4日早上驱车赶到了广丰区大南镇塘狮村崩山底。走进村里看见十几个人正在打地基,沙石在旁边堆了一地,记者上前询问得知是村民余登水正在建房。记者找到投诉人余登丰,余登丰指着正在建的宅基地告诉记者:“这是我家被拆老房子的宅基地,是1994年建的,同年6月29日在广丰县房屋产权管理处登记了51平方米的房产证,剩下的51平方是没有办证。由于我长期在上饶打工,不怎么回老家住,只有轮到我赡养母亲时才会回家。2017年7月初我回到家,却发现我家的老房子被拆,立马着急的去找了本应住在房子里的90岁的老母亲,最后在邻居家找到了满头白发的妈妈。将母亲带回家前问了邻居我的老屋为什么被拆,邻居告诉我,是村委会在六月底带人将老屋拆除,当天还带了两个村干部把老人家架出房屋,东西也没有收拾,直接被埋了。听完我气愤的去找村委会询问原因,得到的解释是我家的房子是危旧空心房,为了建设秀美山村房子必须拆除,更过分的是村委会还把老屋的宅基地分给邻居余登水建房。我家老屋被拆,没有签订任何的协议,也没有任何的补偿。为此我去跟村委会讨要说法,他们却说新农村建设要实施一户一宅制,也不给我其他解释,找了两次后直接不肯见我们了。”
余登水:这是村委会分给我建房的宅基地
被村委会分到宅基地的村民余登水恰巧也在现场,他满脸愁容的告诉记者,“我也是没有办法,因为村委会把我住的房子也拆了,宅基地同样分给了别人,所以在拆房前向村委会提出了“拆了我的房子就要有地方给我做房子”的要求,然后村委会就让我直接在余登丰的宅基地建房,我哪里知道余登丰回家以后是不准我建,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一家三口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记者问道:“你跟村委会有没有签订相关协议?”余登水回答:“没有协议,房子都是直接拆的,然后告诉我在哪里建房的。”记者接着问到:“村委会在拆房前有没有说给你补偿?”余登水满脸忧伤的告诉记者:“拆房没有补偿的,只是告诉我房子建到一米多高才给一万块的补贴。”为了核实此事,记者当即决定前往塘狮村村委会。
塘狮村村委会:拆房没有和村民签订任何拆迁协议
到达塘狮村村委会后,村支书范文远和村主任顾汉华接待了我们,记者就余登丰宅基地被余登水拿来建房子一事向村委会提出了解具体情况,村主任顾汉华告诉记者:“因为塘狮村是省级贫困村,村里为了响应秀美乡村建设的号召,所以进行了危旧空心房拆除改造。包括崩山底在内的十九个自然村全部要进行改造,村里所有的危旧空心房都是要进行拆除的,而且我们是通过跟村民小组和理事会开村民会议,来商量对道路和房屋的改造方案。农村现在是实行一户一宅制,余登丰家里已经有一栋房子了,而余登水家里很穷,房子被拆了,宅基地又有其他用处,所以村里就安排他在余登丰原来的宅基地上建房了。”因为崩山底是为建设秀美乡村才拆的房,所以记者向村委会提出要看关于秀美乡村建设的规划图,村主任告诉记者:“村里是不做规划图的,规划图一般都是镇里或者区里才会做。”于是记者又问到:“那你们拆除余登丰家的房子的时候有没有通知到他们家里,有没有签订拆房协议的?”顾汉华的回答:“这件事是村支书范文远去做的工作,我不太清楚。”在场的范文远随后回应记者:“我们是经过村民会议协商,然后让村民小组的组长去通知余登丰,告知他们把家里的东西搬走后才进行危房拆除,所以具体情况还是要问村小组长。”于是范文远拿起了电话联系村小组长张元金,挂断电话后告诉记者:“只给余登丰的弟弟打电话通知余登丰回家搬家中东西,余登丰搬了些东西,还说废旧物品不要了。”同时村支书也表示没有跟余登丰签订拆除协议,但是在村干部,理事会,镇干部以及村民小组都在在场的的情况下丈量了房屋面积。
在记者对崩山底拆除房屋的合法性提出质疑时,村委会找来了危旧空心房拆除公告、拆除通知书、危旧房拆除协议三份空白文件给记者看。在第一份文件危旧房拆除公告里写的是为了全面加快贫困村脱贫进程,无人居住危房拆除率必须达到100%,因为还有少数农户不配合拆除工作,根据上级要求,拟决定在2017年6月27日对现存危旧空心房进行一次集中拆除;第二份文件是拆除通知书,在拆除通知书上写的是根据广丰区区委“拆三房治四乱”整治活动要求对村庄整治拆除危旧房、空心房、违章房;而第三份文件是危旧房拆除协议,在拆除协议上写的是根据“秀美乡村”建设和塘狮村2017年贫困村的工作要求拆除危旧空心房,但是在协议特别说明,拆除后宅基地的使用权归乙方(村民)所有。这一系列的文件用着不同的名义拆房,于是记者询问:“塘狮村已经拆除了多少户?有没有重建的?”村主任告诉记者:“拆除了二十户,共有1902.92平方米,重建的共有五户,重建房子的村民我们都发了一万多的补贴。”“拆除通知书和危房拆除协议有没有给过村民签字?”“没有,因为村民工作好做,所以没有发拆除通知书,也没有签过拆迁协议。”“那么余登丰跟余登水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村主任回答:“余登丰他们是因为建房出问题,才会起纠纷,我们拆房工作做的很好,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是他们双方没有沟通好。我们会尽量缓和双方,让他们再协商一下的。”在村委会得不到具体答案,记者决定前往广丰区相关部门了解文件的出处及详细情况。
广丰区相关部门:我们还没有将今年的文件下达
带着种种疑惑,记者来到广丰区建设局,建设局副局长告诉记者,这些文件跟建设局没有关系,不是今年建设局所下达的文件,2017年关于危房拆除的文件还没有下达到各个乡镇,今年的危房改造工程也还没有开始做。随后记者赶到了广丰区发改委询问文件出处,发改委的副局长也表示今年没有下达过这些文件到乡镇,让记者去大南镇镇政府问问。
广丰区大南镇政府:没有回应记者
走出发改委后,记者连续拨打了大南镇汪志真书记电话三次,均无人接听,于是记者发出一条信息,内容是:贵乡塘狮村委未经村民同意、未签订协议书情况下、擅自把村民余登丰房屋拆除106.32平方、并把宅基地分给余登水建房、请贵镇正面回应记者、并出示相关法律法规!截止记者发稿前,广丰区大南镇汪书记都没有给记者答复,本刊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记者手记:
广丰区塘狮村委会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我国的宪法第十三条:公民合法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塘狮村村委会将余登丰房子拆除后还将余登丰的宅基地分给别人属于非法批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八条“无权批准征用、使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超越批准权限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不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批准用地的,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批准占用、征用土地的,其批准文件无效,对非法批准征用、使用土地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批准、使用的土地应当收回,有关当事人拒不归还的,以非法占用土地论处。非法批准征用、使用土地,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广丰区大南镇塘狮村村委会不签订协议就强行拆除村民余登丰的房子这种直接绕过司法程序的违法行为是谁纵容的?在余登丰有房产证的情况下还把他的房子拆除,将宅基地分给邻居余登水建房,这又是谁赋予村委会的权利?塘狮村村委会出示的一系列文件又是出自哪里?
    (编辑: 谢梦琴)